今年以来66位上市银行董监高离职 大部分仍坚持“老本行”

证券日报   2020-05-18 17:38

  《证券日报》记者根据上市银行的公告进行梳理,今年以来,离职的银行高管共有66位。值得注意的是,在银行高管离职的原因中,与以往跳出行业不同,大多数高管是以工作调动、换届为主,大多新岗位与原岗位性质不变,仍留在商业银行系统内。

  此外,《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部分银行高管虽然离开了银行圈,但是并没有离开金融圈,一些非银企业成为银行高管离职后的去处。

  66位上市银行董监高变动

  5月份,又有两位上市银行行长(或副行长)宣布离职:张家港行时任董事、行长杨满平因为工作调动的原因,提请辞去董事、行长职务;浦发银行徐海燕因退休,辞去副行长职务,这是众多上市银行董监高辞任公告中最新的一例。

  今年以来,在上市银行离职的董监高中,仅离任的行长(含副行长)就有13位。从离职原因来看,大多数的上市银行高管离职因为工作调动和换届,即接受上层的调任安排。而因换届原因离职的有30位,因工作调动原因的有13位,因退休的有12位,因主动辞职原因的有7位,因个人原因的有3位,其他原因的有1位。

  《证券日报》记者整理的数据显示,66位职务变动的董监高来自25家银行,其中股份制银行的有21位,城商行有27位,国有大行共计14位,农商行共计4位。其中,华夏银行和宁波银行均有13位董监高离职。

  从具体数据来看,华夏银行和宁波银行累计离职的“董监高”人数最多,均达到了13位。

  此外,工商银行、苏州银行也各有4位“董监高”离职。建行、邮储银行则各有3位“董监高”离职;中国银行、无锡银行、青岛银行各有2位“董监高”请辞。而上市银行中,交通银行、民生银行、浦发银行、兴业银行“董监高”团队相对稳定,仅各有1位高管离职。

  从离职的具体岗位分布来看,今年以来,上市银行高管离职中变动最大的当属副行长这一职务,据整理,今年以来已有12位银行副行长离职,自4月份以来,就已经有2位国有行副行长、4位股份制银行副行长和1位城商行的副行长离职。

  体系内流动占多数

  《证券日报》记者整理发现,尽管今年以来银行业离职人士依旧不少,但从公告中披露出来的离任原因来看,工作调动、年龄原因、任期届满更是银行家们辞职的主要原因。仔细甄别还可以发现,来自组织部门或股东单位的人事安排的工作调动,在此轮变动原因占比较大。而从高管公开去向来看,大部分仍留在商业银行系统内,只有少数调往非银企业任职。

  具体来看,国有大行的高管离任大多是工作调动,新岗位与原岗位性质不变,仍在银行体系内。其中一部分高管正常升迁,例如中行原副行长吴富林调任进出口银行副董事长、行长;农行原董秘周万阜调任交行副行长。

  股份制银行中,共有21位高管离职,其中15位高管因换届原因而离职,2位高管因工作调动离职,3位高管因退休而离职,只有1位高管主动辞职。

  此外,《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部分银行高管的工作调动虽然离开了银行圈,但是并没有离开金融圈,一些非银企业成为银行高管离职后的去处。例如,工商银行副行长胡浩已出任中国投资有限公司监事长一职。

  此外,高管薪酬方面,根据上市银行公告,66位离职的董监高中,薪酬在百万元以上的有21位。其中,收入水平较高的离职者主要来自于受限薪令限制程度更轻的股份制银行,国有银行高管薪酬则较低。

  中国银行业协会发布的《中国银行家调查报告(2019)》显示,中层及高管离职意愿减弱。在银行中层及以上管理人员的离职趋势上,近七成银行家预期中层以上管理人员将保持稳定,但超过五成银行家对转换就职机构持开放态度。具体来看,2019年,68.60%的银行高管表示将保持稳定,较2018年提升了9.1个百分点;15.63%的银行高管表士离职趋势进一步加剧,较2018年减少了5.17个百分点。(记者 彭妍)

相关新闻
频道推荐
  • 仝卓涉嫌高考舞弊调查进展 工作人员一问三
  • 吉林调整疫情防控分区分级情况 丰满区调整
  • 海南新增本土病例1例 已追踪到密切接触者25
  • 24小时新闻排行榜